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免费论文 >> 艺术论文 >> 电影艺术论文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一种民间立场的价值诉求

一种民间立场的价值诉求

分类:电影艺术论文   更新:2015/3/22   阅读: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一种民间立场的价值诉求

    [摘要]第六代在寻父与现代性反思的背负中秉持着民间立场的话语实践,试图以隐形的话语结构下的公共知识分子立场,在民间所对应指涉的在权力意识形态之外开辟一个独立的空间,怀有满腹的道德纬度与人文悲悯的终极关怀,试图维系民间的自在形态、价值拷问。第六代借助于民间话语和影像文本表达了他们对已经因意识形态化而形成话语霸权的五四式启蒙理性知识所裹挟的现代性原则的默默的温情和激烈的暴力的解构。
    [关键词]民间话语 民间立场 寻父 反思
    引 言
    众说纷纭的第六代,众说纷纭的“边缘”。第六代影像建构起来的“边缘”,是基于在90年代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文化语境的变迁中,尤其在第五代裹挟下的追求现代性启蒙建构的“宏大叙事”与激扬浪漫主义启蒙退却之后的废墟上重建起来的“边缘”。同时自身的边缘处境正如有的人指出的:“第六代中很大一部分人自己处在社会的边缘,在他们的作品中投射了他们自身的生命体验。”边缘的境遇使得第六代更注重当下性的民间,在表达上采用民间立场,“(民间立场)它是指一种非权力形态也非知识分子精英文化形态的文化视界和空间,渗透在作家的写作立场,价值取向,审美风格等方面,作家把自己隐藏在民间,用讲述‘老百姓的故事’作为认知世界的出发点,表达原先难以表述的对时代的认识。”
    但是走出学院的第六代,由于文化语境的变迁,启蒙声音的消失弥尽,他们目睹赤裸裸的追求现代性的代价。“现代化繁华景观背后是无数具体的人的痛楚、无奈和辛勤劳作,现代化过程是一个历史的意志不断改写个人生命意志的过程的话,我们就必须承认,新生代关注底层大众代表的平民现代性努力包含着中国大众最切身的现代经历和现代体验。”于是乎学院下的精英之子们“寻父”,在现代性反思中走上了历史之旅。
    一、民间的抉择与表述形式
    首先民间话语的提出是陈思和先生首推与代言的,它产生的背景是在“20世纪90年代民间理念产生的背景之一是当代中国的社会环境中,民间的真实处境无法在主流意识形态话语和精英知识分子话语中得到有效表达”。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文化语境的变迁,使得民间的真实利益和处境自然无法服务于国家权力的主流意识形态,主流意识形态对民间真实处境的诸多回避使得民间逐步被忽视。后起的第六代生不逢时地浮出历史地表,在面对疮痍的语境之下,不得不选择民间作为表达体系。
    对于民间的界定是非常复杂的又往往非常模糊的。周作人曾经认为,“民间这意义,本指多数不文的民众”。同时“有学者就把这个概念追溯到了明代的冯梦龙”(同上),而冯梦龙作为仕大夫阶层,那么势必是知识分子,所以以此认为民间这个词最早是由知识分子提出的,那么“多数不文的民众”的“民间”一词的对应指涉多是“官方”,包含着一种官方与民间的压迫与反抗的上下关系,它的外延不仅包括农民,也包括城市中的平民与市民。毫无疑问是由某种强势文化主体的“他者”,绝然体现了二元对立的等级关系,而民间的选择无疑会带上非主流的“边缘”色彩。所以“边缘”则成为第六代民间立场下的表述形式。
    一方面是在题材的边缘。总是在文本建构中充斥着“边缘”:《冬春的日子》中先锋画家,《东宫西宫》中的同性恋,《小武》中的小偷,《安阳婴儿》中的妓女,《极度寒冷》中的行为艺术家,《任逍遥》中的无业青年等等不一而足。“第六代导演的早期电影作品里的主人公多为摇滚乐手、画家、学生、流浪艺术家等边缘青年形象,一个边缘青年部落,边缘化的人生表现。”
    另一方面体现在影像空间的边缘。如《苏州河》、《北京杂种》、《十七岁的单车》、《扁担·姑娘》、《小山回家》、《小武》、《站台》、《任逍遥》、《三峡好人》等,影片将镜头聚焦于那些即将拆除的楼房、陈旧残破的码头和桥梁、古老狭窄的胡同、拥挤脏乱的大杂院、阴暗狭小的出租民房等。同时却避开都市下的现代性表述,这可以说是以一种民间影像形式对第五代寓言中国追求现代性神话的某种消解,是对主流遍蔽下的民间讨要话语权的集体形式从而建构起来一个当下的“另一个中国”。第六代以民间立场的边缘为表述形式作为掩护,开拓出一个“当下中国”的话语空间来寄存被主流话语所遮蔽与掩盖的民间诉求。所以“边缘立场不是一种价值空位,而是对中心话语霸权的疏离,是~种对自我的精神存在状态的根本调整”。
    第六代民间表述“边缘”,正是基于启蒙浪漫主义退却之后“人死了”“主体死了”“知识分子也死了”中在高等学府产出的精英之子,在文化语境急剧变革的时代,从共名到无名的语境之中,在现实与精神迷离的双重受挫之下的自我调整。背离第五代的“历史的中国”的第六代更重视“当下的中国”,另辟蹊径,独树一帜。所以不难理解,“(边缘)这种独立的精神是对习以为常的规范的逃离,是对主导话语严密网络的总体拒绝,对自我个体独特性的维护,也是在当代中国话语领域拓展新的空间。这使得‘边缘’绝非是轻松游戏的话语,而是在历史豁口或时代断层中伸展出的一种正当的自我身份确证和自我形象重塑的文化权利空间”。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