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论文】[教育综合][语文][数学][英语][政治][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生物][音乐][美术][体育][信息][德育论文][教育法规][课程改革][家长频道][教育管理][教程指导][班主任]
经济论文】[金融论文][投资论文][财政论文][西经论文][税收论文][国际贸易][计量经济][国民经济][证券投资][保险信托][经济理论][房地产论文]
理工论文】[工程论文][自动化论文][土建水利论文][交通运输论文][机械制造论文][生命环境论文][化学与化工论文][电子通信网络论文][石油与能源动力论文][信息技术论文]
管理论文】[会计论文][财务论文][电子商务论文][人力资源论文][市场营销论文][企业管理论文][信息管理论文][旅游管理论文][工商管理论文][公共管理论文][物流管理论文]
法律论文】[民法论文][刑法论文][诉讼法论文][行政法论文][国际法论文][商法论文][经济法论文][法史学论文][法理学论文][劳动保障][司法制度][国家法宪法][土地资源环境法]
行政论文】[八荣八耻][社工论文][中国政治论文][国际政治论文][管理科学论文][政治理论论文][哲学理论论文][三个代表论文][思想政治教育论文][国家行政管理论文]
艺术论文】[音乐论文][舞蹈论文][戏剧论文][美术论文][艺术理论论文][电视艺术论文][电影艺术论文]
医学论文】[药学论文][护理学论文][基础医学论文][临床医学论文][特种医学论文][医药卫生论文][医学论文写作方法]
文史论文】[考古论文][语法论文][中国史论文][世界史论文][文字学论文][社会学论文][中国文学论文][世界文学论文][文学理论论文][文艺美学论文][新闻传媒学论文][文学评论]
农科论文】[农科论文][环境工程][林学论文]【英语论文】[外语翻译][语言文化][英美文学][学术英语论文][科技英语论文][商务英语论文]
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免费论文 >> 法律论文 >> 法史学论文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李贵连法史学的十五字箴言

分类:法史学论文   更新:2016/8/5   来源:本站原创

    “搞历史的人,都喜欢讲规律性。其实历史是没有什么规律的,都是偶然性。人生也是一样。”

    记者(以下简称“记”):李老师,您好,您能谈谈您高中毕业报考大学时的经历吗?

    李贵连(以下简称“李”):当时大学招生的数量很少。大家复习很紧张。我1965年考大学。那年我的县里面有三个中学,一半多考生考上了大学。我高中的老师很厉害,都是正规大学毕业来当中学老师,所以那一年考得都不错。我那年考大学,也不像现在,没考以前就要填志愿。基本填法和现在也类似,分一类学校二类学校。填志愿基本就是老师出谋划策,我读法律也是老师的意见。现在选择多,时代还是比我们那时强多了。我们那时哪来选择,不想干的话,没有户口,没有工资,没有粮票,是无法生活的。

    记:进入湖北大学法律系以后,您的感想有哪些?

    李:考上大学时很高兴。当时城乡差距比现在还要大,离开农村很高兴。农村人为什么考大学?就是想把户口转到城市,离开农村。百分之九十九乃至百分之一百的农村学生都是这样的。现在有的人说进大学有多大抱负,我是不太相信。当时城市的人口也很少。我进了大学,对专业根本没什么印象。只知道法律是绝密专业,所以老师不会让成分不好的学生报考。连中农都不让报,得贫下中农才让报。我们读大学的时候,现在来看,整个的法律教育是最低级的。全国法律系只有四家:北大、人大、吉大、湖北大学有法律系,政法学院四家:北京、华东、西北、西南四家。我读书的时候,一个系里一个年级只有六十多人,一半是调干过来的,一半是考上来的。我们学校人数是这样,其他学校恐怕也是这样。这些人毕业出来,大部分都改行了。据我所知,我就读的湖北大学,1963、1964、1965、1967、1968年毕业的学生,基本都改行,很少进公检法。我那一届,真正搞政法工作的,就我一个。我毕业后进了当时的军管小组。另外有两个同学在劳改工厂,勉强算是政法工作。其他同学都改行了,改行去工厂的、去学校的,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记:那本科学习结束后,到您报考北大法律史专业研究生,是一段怎样的经历?

    李:搞历史的人,都喜欢讲规律性。其实历史是没有什么规律的,都是偶然性。人生也是一样。大学毕业后我到军垦农场搞了一年多,然后就分配。我分配到了县军管会。分配去搞了两年工作队。然后军管结束,公安法院分家,我就去了法院。到法院后又搞了一年运动,然后正式工作。我在法院里,待了大约四年时间。干过刑庭干过民庭,也干过秘书,做过庭长。我那个县六十多万人口,法院连炊事员在内,不到二十人。所以我什么都干过,办公室都不需要。说到报考研究生,第一是觉得在大学里没有读太多书,特别是专业书,想再读书;第二,对法院办案厌倦了。法院里有两类案件最多,我很厌倦。一类是反革命案,文化大革命里反反复复,像翻烧饼,今年反革命,明天就不是了;今天判完,明天又要平反,很麻烦的。另一类是性犯罪,当时通奸是有罪的,某人和某人通奸是属于犯罪的。性犯罪掌握证据很少,光靠口头证据,但是万一一翻供,又麻烦了。我很烦这两类案件,不想再干了。我当时没什么远大的理想,就想离开那个大山区,没有什么高尚目标。和我一届考进北大的研究生,很多都来自边远地区,考研究生就是为了改变命运。

    记:那在三年研究生生涯里,对您影响最深的老师和同学是谁?

    李: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就是张国华老师,他是我的导师。我们那时候读研究生,可没有你们轻松。读研究生,年纪大的四十多岁了,一般也三十多岁,都拖家带口。那个中文系的钱理群也是。不过研究生的那几年,确实是读书很勤奋,一天到晚都在读书。大家都觉得耽误了好多年,要补上;还想着要改变自己的命运,都很努力。可以说是理想主义,没有多少现实的考虑。我们是导师负责制,我跟着张国华老师,所以对我的影响最大

[1] [2] [3]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