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论文】[教育综合][语文][数学][英语][政治][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生物][音乐][美术][体育][信息][德育论文][教育法规][课程改革][家长频道][教育管理][教程指导][班主任]
经济论文】[金融论文][投资论文][财政论文][西经论文][税收论文][国际贸易][计量经济][国民经济][证券投资][保险信托][经济理论][房地产论文]
理工论文】[工程论文][自动化论文][土建水利论文][交通运输论文][机械制造论文][生命环境论文][化学与化工论文][电子通信网络论文][石油与能源动力论文][信息技术论文]
管理论文】[会计论文][财务论文][电子商务论文][人力资源论文][市场营销论文][企业管理论文][信息管理论文][旅游管理论文][工商管理论文][公共管理论文][物流管理论文]
法律论文】[民法论文][刑法论文][诉讼法论文][行政法论文][国际法论文][商法论文][经济法论文][法史学论文][法理学论文][劳动保障][司法制度][国家法宪法][土地资源环境法]
行政论文】[八荣八耻][社工论文][中国政治论文][国际政治论文][管理科学论文][政治理论论文][哲学理论论文][三个代表论文][思想政治教育论文][国家行政管理论文]
艺术论文】[音乐论文][舞蹈论文][戏剧论文][美术论文][艺术理论论文][电视艺术论文][电影艺术论文]
医学论文】[药学论文][护理学论文][基础医学论文][临床医学论文][特种医学论文][医药卫生论文][医学论文写作方法]
文史论文】[考古论文][语法论文][中国史论文][世界史论文][文字学论文][社会学论文][中国文学论文][世界文学论文][文学理论论文][文艺美学论文][新闻传媒学论文][文学评论]
农科论文】[农科论文][环境工程][林学论文]【英语论文】[外语翻译][语言文化][英美文学][学术英语论文][科技英语论文][商务英语论文]
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免费论文 >> 文史论文 >> 世界文学论文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比较文学的危机与世界文学的兴盛

分类:世界文学论文   更新:2016/6/26   来源:本站原创

    讨论比较文学的危机问题,历来是西方比较文学学者所热衷的一个话题:上世纪50年代韦勒克发出的“比较文学的危机”主要是针对法国学派的“非文学性”弊端,结果导致了美国学派的异军突起。进入90年代以后,同时在比较文学和翻译研究两个学科内都有所建树的英国学者苏珊?巴斯奈特也介入了对比较文学的批判性研究。她出版于1993年的专着对比较文学作了一个批判性的介绍,曾在学界产生过一定的影响。专着的一大特色就在于厚此薄彼(比):借翻译研究的兴盛来贬抑比较文学。

    因此我们在21世纪的今天读到她的新着丝毫不感到意外。在前一本书中,巴斯奈特在大谈翻译研究的合法性之后,直截了当地宣布:“今天,比较文学在某种意义上说来已经死亡了。二元差别的狭隘性、非历史方法的无助性以及作为普世文明力量的文学这一看法的沾沾自喜的短视性都为这一死亡推波助澜。”但是就在她宣布比较文学“死亡”的同时,人们却不可忽视另一个具有悖论意义的现象,也即比较文学学者在当今的全球化时代十分活跃,他们出没于各个领域的学术会议,着书立说,各大学里的比较文学系所也不断地举行各种学术活动,对整个人文学科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对于这种状况又作何解释呢?巴斯奈特显然也注意到了,因此她接着指出,“但是它是在另一些旗号下存活的:当前在世界许多地方进行的对西方文化模式的激进的重估,通过性别研究或文化研究提供的新的方法论洞见超越了学科的界限,以及对发生在翻译研究内部的跨文化传播过程的审视。”所有这些现象均说明,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比较文学研究确实陷入了一个悖论式的危机:作为一门学科,它的领地变得越来越狭窄,许多原有的领地不是被文化研究占领就是被(文化)批评理论侵吞;但另一方面,比较文学学者的广博的多学科知识和对前沿理论的敏锐感觉,再加之他们那训练有素的写作能力,又使得他们很容易越界进入一些跨学科的新领域并发出独特的声音。

    这正好与这门学科本身的衰落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当然,这带来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相当一大批比较文学学者今天并不在研究文学,而是在从比较的视角研究其他学科的论题;但另一方面,他们又不得不在体制上依附于比较文学学科,例如已故翻译研究学者勒弗菲尔和仍十分活跃的根茨勒等人就一直在比较文学专业内指导研究生。对于这一现象,巴斯奈特也十分清楚,所以她一直在寻找各种机缘为翻译研究的学科地位的确立而努力。因此,在平行讨论了比较文学和翻译研究之间的关系之后,巴斯奈特在该书最后一章“从比较文学到翻译研究”中,大胆并直白地指出,有鉴于比较文学的衰落,“然而,形成对照的是,翻译研究却赢得了地盘,并且自1970年代以来凭借其本身的实力而逐步被看作是一门学科,它有一些专业学术团体、期刊和出版书目以及大量的博士论文”。因此,“我们从现在起应当把翻译研究看作一门主干学科,而把比较文学当作一个有价值但却是辅助性的研究领域”。可以说,巴斯奈特的这本书至少在理论上完成了对比较文学学科的解构和对翻译研究学科的建构。

    进入21世纪以来,比较文学又遭遇到了另一次大的挑战,这一挑战来自后殖民理论家斯皮瓦克的专着《学科的死亡》,因而其影响就更大了,因为斯皮瓦克自1990年代以来一直活跃于国际文学理论和文化研究的前沿。因此比较文学学者们也许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斯皮瓦克真的希望比较文学这门学科死亡吗?或者说她已经发现这门学科气数已尽了?比较文学还有没有前途?如果说传统的“欧洲中心主义”意义上的比较文学确实已经死亡的话,那么其他地方的比较文学,特别是中国以及其他东方国家的比较文学研究又处于何种情形呢?在读完全书之后,我得出的印象却是,斯皮瓦克并非真的希望比较文学这门学科死亡,因为她本人就是在这一学科内开始其学术生涯的。正如她的朋友、当代西方怪异理论(QueerTheory)研究的主将朱迪斯巴特勒(JudithButler)所中肯地指出的,“佳亚特里斯皮瓦克的《学科的死亡》并未告诉我们比较文学已经终结,而恰恰相反,这本书为这一研究领域的未来勾画了一幅十分紧迫的远景图,揭示出它与区域研究相遇的重要性……她还描绘出一种不仅可用来解读文学研究之未来,同时也用于解读其过去的新方法。这个文本既使人无所适从同时又重新定位了自己,其间充满了活力,观点明晰,在视野和观念上

[1] [2]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