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免费论文 >> 法律论文 >> 诉讼法论文 >> 刑事诉讼 >> 刑事诉讼资讯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浅论刑事案件证据的收集

浅论刑事案件证据的收集

分类:刑事诉讼资讯   更新:2015/4/14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浅论刑事案件证据的收集

公安机关具体办案人员在侦查阶段收集固定证据时,视线要前移,从起诉、审判、辩护的角度去审视证据,以找出不足,提前拾遗补漏,使其符合定案的要求,经得起法庭质证和辩护人的辩驳。要做到这一点,公安机关的具体办案人员应该更新执法观念,增强证据意识,大力提高办案人员收集、识别和固定证据的能力。树立立案侦查、调查取证的最终目的在于指控犯罪,为案件起诉服务的意识。
    1 案 例
    2010年10月11日下午5点多,某区居民拨打110,称有一个疯子在院子里拿刀乱舞。某派出所接警并派出警察到达现场,到达现场后见到这样一个场面:一男子(刘某)上身赤裸下身穿一红色短裤、手拿一把菜刀在地上砍切,大喊“救命、绑架了、在我家里……”,警察随此人(刘某)到一居民房中,又看到另外一个场面:卧室的门口有一摊血;一名妇女(被害人郑某)裤子被扯到膝盖处(经过医院检查发现大腿部位有几处被咬过的痕迹)、上衣有血迹,躺在离床不远的地上……一名男子(本案被指控的犯罪嫌疑人方某)趴在床边(警察初步认定是醉酒状态),这名男子低着头在地上有一摊血迹。当时,出警的人员询问了随出警人员进屋的这家的男主人刘某(出警人员没有制作笔录):“这个人是谁(指趴在床边的方某)?是不是他打的?”刘某喃喃地说道:“是我的同学,不是他打的。”出警人员再问话,刘某只是哭,不再回答任何问题。出警人员通过初步了解:在院子中发疯的男子是这家男主人刘某,趴在床边的男子方某是这家男主人的同学,躺在地上的妇女(郑某)是四年前做过脑瘤手术,不能够正常行走和生活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女主人。出警人员虽然看到了地上有多处血迹,也看到了受伤妇女,但出警人员初步认定这是一起家庭故意伤害案件,所以没有进行一系列的收集证据工作,叫来120并将受害人郑某送往医院后,就撤离了现场。
    案发一个多月后,郑某的家人报案要求公安机关追究方某的刑事责任,声称郑某是方某打伤的,而且是重伤,×××公安局城×分局开始立案侦查,收集到一些证据:犯罪嫌疑人方某不认罪的口供,本案受害人郑某的丈夫刘某自相矛盾的证言以及一份有公安机关制作的被害人郑某的笔录、一份鉴定结论(郑某家人10月13日在家中床边扫除时捡的舌尖和提取的血衣于2008年11月11日交给鉴定机构送检)和郑某重伤的鉴定结论等。2008年11月7日方某收到了《×××公安局城×分局取保候审决定书》,同日收到了《×××公安局城×分局取保候审通知书》并交纳了一万元保证金。2008年12月16日收到了《×××城×区人民检察院犯罪嫌疑人告知书》。2008年12月26日,在方某向城×区人民检察院提出一些质疑的情况下,城×区人民检察院做出了对本案退回重新侦查的决定。
    2 案例分析
    此案件,反映出了公安机关某些具体办案人员在接到110出警命令后,由于没有做到自己应尽的职责,导致该起故意伤害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不明,导致无罪的人被追诉,真正的犯罪嫌疑人却逍遥法外。在此结合本案,就公安机关的某些出警人员收集固定证据存在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谈谈自己的看法。
    2.1 具体办案人员业务素质不高,无证据意识,不及时收集证据,固定证据
    通过调查发现,在本案中,办案人员业务能力不能适应工作需要,证据知识匮乏,对案件证明标准把握不准,不能对案件证据进行正确分析、审查和判断。办案人员责任意识不强,证据意识不强。在这起明显的故意伤害案件中,办案人员对现场不进行证据固定,主观的认为,家庭纠纷就不用提取证据,固定证据。
    2.2 办案人员取证不及时,导致有的证据时过境迁,难以弥补
    本案中,办案人员不能够及时取得所有证据。例如:现场有血迹(床单上血迹、卧室门口有血迹、床边有血迹、受害人郑某的衣服上有血迹)没有及时依法提取;现场还有物证――方某遗留在现场的舌尖,没有及时的提取;更为重要的是未对在事发现场的方某和刘某进行询问,并制作笔录,做到固定证据。
    该案的办案人员收集证据不及时,导致关键证据因时过境迁而难以弥补,无法取得反映客观事实的言词证据。立案后,具体的办案人员收集到的刘某的证言前后矛盾。
    2.3 证据固定、保全不细致、不妥善
    本案中,通过调查发现,当郑某的家人将自己收集的物证――舌尖、血衣交给办案人员时,办案人员没有制作相关的笔录,从案卷材料中无法得知,该物证是谁交到公安机关,谁收到该物证,该物证当时的形状如何,该物证存放在哪里。我们知道,缺少记录或记录不当,就难以从程序上确保该物证的外部形态特征。而内在属性特征等未因收集、包装或保管不当而发生足以得出错误结论的变化。由于本案的办案人员,忽视对证据的固定与保全,直接削弱和影响了证据在认定案件事实中的作用。
    2.4 取证手段不完备,提取证据不到位
    本案中,办案人员没有采用技术手段收集、提取物证、证人证言,更没有通过痕迹检验方式提取证据。本案中办案人员对一些事关整个案件有效认定的物证与勘验、检查笔录提取、运用不深入、不细致,存在极大疏漏,使一些关键事实无法认定。
    本案中虽然有物证的提取,但由于程序错误,导致该物证――血迹、舌尖鉴定结论不能够成为有效证据。我们知道,鉴定结论是现代科学技术运用于刑事诉讼的产物,是一种科学的证据,在证明力上更具有客观性和科学性。但由于受到送检材料、技术能力、主观条件、业务能力等方面的影响,其科学性、准确性也会受到影响,使其证明力产生影响。结果是物证提取有名无实,另外,本案中勘验、检查笔录在案件材料中均无显示。
    通过对本案件的调查,以及案件的最后处理结果可见,具体办案人员以抓获犯罪嫌疑人,获取了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取得一些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相互矛盾的刘某的证人证言,没有受害人郑某签字的受害人的陈述,和对取得程序违法鉴材(舌尖)进行鉴定的鉴定结论就认为万事大吉了。而忽视对其他证据的及时全面收集,忽视对所有依法全面审查判断。如果侦查人员不从起诉、审判的角度去收集,分析证据,就容易导致案件“诉不了、判不了”的结果,最终只得放人。
    3 结 论
    通过此类案件的分析,笔者认为,作为公安机关的具体办案人员(含110出警人员)应该做到:
    第一,公安机关的具体办案人员务必更新执法观念,增强证据意识。对于处理故意伤害案件110出警人员要时刻想到立案侦查、调查取证的最终目的在于指控犯罪,为案件起诉服务;应该树立最低指控证据及关键证据的意识,围绕犯罪构成要件事实和法定情节事实依法收集、固定证据,提高打击犯罪的准确性、全面性;强化证据采集的及时性意识,最大限度地发挥第一现场、第一次询问(讯问)的有效性;强化证据固定意识,关键证据应当通过录音录像、书写亲笔供词(证词)等方式予以固定,切实防止翻供、翻证等带来的被动局面;强化公正意识,客观、全面地收集对犯罪嫌疑人有利和不利的证据;强化程序意识,依法取证,并做到证据形式、取证程序合法有效。
    第二,公安机关应该大力提高办案人员收集、识别和固定证据的能力。在实践办案当中,具体的办案人员要增强收集、固定证据的主动性与及时性,充分利用犯罪行为发生时间不长,各种痕迹比较明显,各种与犯罪有关的物品未来得及转移或销毁,知情人记忆比较清楚的有利时机,尽快发现、收集和保全证据。在本案中,如果110出警人员能够及时收集知情人(刘某的证人证言)的笔录,固定证据,不至于导致证人证言的可信度降低。要针对故意伤害案证据的特点收集证据,把着力点放在查明案件基本事实上,即是谁、出于什么目的、采取什么手段、怎样致伤他人及伤害结果。对言词证据的收集、固定应注意程序合法,以及对同一事实注意从不同角度反复多次询问(讯问)制作笔录。善于运用现代科技手段收集、固定证据,对实践中难以用一般方法收集或固定的证据,依靠现代科技手段予以收集、固定。
    第三,公安机关的具体办案人员在审查证据时要重视证据的可采性规则。证据的可采性规则是指一个证据材料是否可以被采纳为证据,作为定案的依据。这一规则包括证据的客观性、关联性和合法性。证据的这三个特有属性中,当前特别应当引起重视的是合法性问题。它要求侦查人员必须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和要求去收集,提取那些与案件有关的、客观真实的证据。绝不能滥用手中的职权违法取证、刑讯逼供或者采取威胁、引诱、欺骗等手段获取证据;绝不能伪造证据,否则,法庭最终不会采纳这些材料作为证据使用。
    总之,公安机关具体办案人员应该更新执法观念,增强证据意识,大力提高办案人员收集、识别和固定证据的能力。树立立案侦查、调查取证的最终目的在于指控犯罪,为案件起诉服务的意识。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