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免费论文 >> 文史论文 >> 新闻传媒学论文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关于海外华人的话语

关于海外华人的话语

分类:新闻传媒学论文   更新:2015/3/23   阅读: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关于海外华人的话语

    随着国际交流的频繁,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国外工作、学习与生活,这个被称为“海外华人”的群体因其身份的特殊性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笔者作为其中的一员,在回国探亲期间,也明显地觉察到与国内华人之间的互动大不一样,米德(1934)的镜中自我是显而易见的。在别人眼中,笔者看见了一个值得尊敬、令人钦佩、充满能力并且极具价值的“我”。同时,由于被给予了充分的自由和认可,笔者的积极面子需要和消极面子需要(Brown&Levinson,1987)也得到了全面满足,甚至是过分满足。因此,笔者产生了身份表明与身份归属不符(由别人对待自己的方式建构起来的“我”和自己所认识的“我”不相符合)的困惑。海外华人的身份认同是如何建构的?同为华人,“国内华人”怎样认知“海外华人”?其认知的依据又是什么?存不存在一个固定、统一的标准?
    本文依循话语研究的进路,通过观察、记录及采访有孩子或亲属在国外生活、学习和工作的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以及在某中学进行问卷调查等方式,探讨了海外华人在中国被谈论的三种不同方式,发现海外华人的身份认同是具有流动性和不确定性的建构,是政治和文化意识形态、社会互动和人际关系等多种因素作用所导致的象征性产物,并证明了社会作用和人际关系有助于政治和文化意识形态的改变。
    话语和身份认同
    话语分析假定身份认同是通过特定的社会文化语境中的话语建构起来的。话语和身份认同至少以三种方式联系起来(不可否认肯定还有其他方式)。话语建构身份认同的第一种方式是通过人们在口语和文字中共享的话语结构来进行建构。例如,奥巴尔和孔莱(1991)发现在美国的审判中,诉讼当事人和法律职业性的区别性社会角色/身份是通过他们区别性的话语结构来扮演的。没有经验的法律诉讼人倾向于归纳地表达,而法律专业人员则趋向于演绎地表达。第二种方式是通过一个群体所共有的、独特的谈话规则来建构。许多交谈民族志学者和研究者说明了话语的这一功能。如卡却(1986)曾描述了以色列言语群体为典型的dugri(直接)言语方式。卡伯(1990)则认为美国社会中的社会身份认同是通过公共演讲的规则建构起来的,这种规则呈现了一些文化价值,如尊重他人、自我呈现、非强迫他人接受个人观点等等。最后,身份认同还可以通过被某些人或某些群体谈论的方式而建构起来,这些方式有助于提供他们的社会意义(Sanders&Fitch,2001)。本文旨在研究第三种方式,即通过谈论而建构起来的身份认同。
    由于身份认同在很大程度上是语言学建构起来的(参见Moerman,1988),采访对象描述海外华人所用的语言包含了丰富、深厚的文化意义、社会意义或政治意义,因此笔者的研究主要以中文形式来进行,并根据斯普拉德利(1980)的领域分析方法将语码分为富有意义的语义类别。例如,用于提到海外华人的各种术语;采访对象对自己与海外华人的不同的定位方式;采访对象对海外华人不同的态度或感受;海外华人让采访对象产生亲近感或距离感的行为;采访对象认为能让海外华人觉得受欢迎或温暖的活动;海外华人被察觉的改变类型;国内华人和海外华人之间被认识到的异同,等等。
    研究表明,关于海外华人的话语是不一致的,他们被不同群体的人以不同的方式谈论着。以国内华人与海外华人的关系来说,大致有三类。一类是由那些从未与海外华人有过直接接触的人组成,他们就像是“客观的”观众。第二类是由与海外华人有社会交往的人组成,他们之间有直接互动。最后一类是由与海外华人有家族关系的人组成,如他们的父母,祖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这三类人谈论海外华人的方式,正如分类学分析(Spradley,1980)所揭示的——民族主义话语、社会话语和关系话语——导致了三种不同的海外华人身份认同,即政治的、社会的和关系的。对第一类人而言,他们关于海外华人的谈论极大地受到了由媒介和宣传所传播的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的影响,倾向于采用民族主义话语。而当人们(第二类人)在某一社会层面与海外华人有过互动后,他们会更加关注海外华人社会的和相互作用的方面,使用的是社会话语。最后,和海外华人之间有着紧密的血缘关系或亲密关系的人(第三类人),则多采用个人/关系话语。深层次的分析则表明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社会互动和人际关系在关于海外华人的话语形成过程中都具有重要的作用。同时,社会互动和人际关系能够改变那些有助于建构海外华人超验的身份认同的政治意识形态或文化意识形态。
    民族主义话语:超验的评论
    在本项研究中,笔者设计了一份调查问卷,分发到某中学老师和学生的手中,有22份调查问卷被回收。笔者对师生们的回答进行调查发现,一些民族主义意识形态[1]被这些回答者们所唤醒,他们对海外华人所使用的语言苛刻、严厉且有些冷酷。透过这些词句可以看到,来自政府、媒介以及所有宣传的声音,已经渗入电视新闻、广播节目、报纸和学校课程,从未和海外华人有过直接接触的老师或学生附和政治意识形态,尤其是关于爱国主义、统一的和国家荣誉的思想意识。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