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论文】[教育综合][语文][数学][英语][政治][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生物][音乐][美术][体育][信息][德育论文][教育法规][课程改革][家长频道][教育管理][教程指导][班主任]
经济论文】[金融论文][投资论文][财政论文][西经论文][税收论文][国际贸易][计量经济][国民经济][证券投资][保险信托][经济理论][房地产论文]
理工论文】[工程论文][自动化论文][土建水利论文][交通运输论文][机械制造论文][生命环境论文][化学与化工论文][电子通信网络论文][石油与能源动力论文][信息技术论文]
管理论文】[会计论文][财务论文][电子商务论文][人力资源论文][市场营销论文][企业管理论文][信息管理论文][旅游管理论文][工商管理论文][公共管理论文][物流管理论文]
法律论文】[民法论文][刑法论文][诉讼法论文][行政法论文][国际法论文][商法论文][经济法论文][法史学论文][法理学论文][劳动保障][司法制度][国家法宪法][土地资源环境法]
行政论文】[八荣八耻][社工论文][中国政治论文][国际政治论文][管理科学论文][政治理论论文][哲学理论论文][三个代表论文][思想政治教育论文][国家行政管理论文]
艺术论文】[音乐论文][舞蹈论文][戏剧论文][美术论文][艺术理论论文][电视艺术论文][电影艺术论文]
医学论文】[药学论文][护理学论文][基础医学论文][临床医学论文][特种医学论文][医药卫生论文][医学论文写作方法]
文史论文】[考古论文][语法论文][中国史论文][世界史论文][文字学论文][社会学论文][中国文学论文][世界文学论文][文学理论论文][文艺美学论文][新闻传媒学论文][文学评论]
农科论文】[农科论文][环境工程][林学论文]【英语论文】[外语翻译][语言文化][英美文学][学术英语论文][科技英语论文][商务英语论文]
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免费论文 >> 英语论文 >> 英美文学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宠儿的伦理诉求浅议

分类:英美文学   更新:2016/9/5   来源:网络

  莫里森凭借这部代表作登上诺贝尔文学奖坛,也就意味着她成功地将非裔美国文学和文化推向世界。随后,她和其他非裔作家的诸多作品得到学界广泛的关注,而其中对莫里森的研究又以《宠儿》最多。在笔者看来,无论是从宗教、历史、民俗文化、心理学、叙事学、女性主义批评还是后殖民理论的角度分析这部作品,都不能充分解释莫里森在《宠儿》中留给读者的无数疑问:十九岁的女主人公塞丝身心备受白人摧残之后,她念念不忘的为什么是“他们抢走了她的奶水”?她带着四个儿女奔向自由后,是什么力量致使爱子如命的她亲手杀女?贝比·萨格斯一度成为黑人社区的精神领袖,在林中空地上以独特的方式唤醒他们对自我的关注,为什么在塞丝杀婴后,贝比·萨格斯自己精神萎顿,整日琢磨颜色的含义,最后郁郁而终?头天还聚集在贝比·萨格斯家里饕餮大餐的黑人社区的人们为什么不能及时为塞丝通风报信,以至她在面对白人追捕时手刃爱女?从文学伦理学批评的视野来看,这些问题不但能得到解释,还能进一步理解贯穿在莫里森所有作品中的主题:对伦理的建构。

  在文学伦理学批评的理论中,伦理“主要指社会体系以及人与社会和人之间的伦理关系和伦理秩序……在具体的文学作品中,伦理的核心内容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形成的被接受和认可的伦理秩序,以及在这种秩序的基础上形成的道德观念和维护这种秩序的各种规范”(聂珍钊17)。人在不同的伦理环境中形成不同的伦理身份。身份不仅是人的标识或象征,还承载着当时伦理环境所规定的责任、义务和权利。每一个人都有其自己的伦理身份,生而为人却缺失某种伦理身份,也就意味着他的相关权利和义务被剥夺,以及得不到社会的认可而缺乏应有的尊严和保障。伦理身份的缺失必将给人带来焦虑和痛苦。

  家庭关系不仅是一种姻缘关系和血亲关系,更主要的是一种伦理关系。家庭伦理是社会伦理的基础,因其具有自然的特性而被称为天伦,又因其社会的特性而被称为人伦。爱是维系家庭伦理的纽带,爱是家庭伦理的最高价值标准。因此,爱以个体具备明确的家庭伦理身份、能充分拥有和诠释不同伦理身份的责任、义务和权利为前提。具体到非裔美国种族在废奴制以前的历史语境中,以《宠儿》为例,美国黑人身为奴隶,男女结合却不能组建具有社会意义的家庭;不断生育,却没有权利照顾、保护子女。他们连最基本的父母和子女的伦理身份都无法得到保障。他们的身体只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像驴子一样被使唤;他们的精神需求被忽略、践踏;爱的权利被剥夺、爱的能力在萎缩。然而,人的天性让他们坚持按照自己的伦理生活,维护自己的人伦关系,追求家庭的天伦之乐。尽管他们的诉求艰难,甚至要付出血的代价,但他们并不放弃。

  在《宠儿》的序言中,莫里森总结了美国黑人不同寻常的历史:“婚姻曾经是被阻扰的、不可能的或非法的;而生育则是必须的,但是拥有孩子、对他们负责——换句话说,做他们的家长——就像自由一样不可肆意。在奴隶制度的特殊逻辑下,想做家长都是犯罪。”在这个“特殊逻辑”下,黑人的人性自主权连同自由一起被剥夺,家庭伦理失去了天然的根基,他们企盼的人伦身份或者缺失,或者被改变。

  莫里森在一次访谈中说:“母亲的身份对于奴隶来说是一种奢侈”(Guthrie 252)。女性黑奴必须不断地生育,但是又被剥夺作母亲的权利,无疑是对她们的伦理情感的一次次折磨。在《宠儿》中女主人公塞丝的记忆中,母亲的形象非常模糊。母亲既没有名字,也没有哺乳过她。塞丝和一群黑人婴儿交由一个断了一条胳膊的女人喂养和看护。不久母亲被绞死,年幼的塞丝趴在一堆尸体中寻找母亲,她辨认母亲唯一的依据就是按母亲生前的交代,寻找刻在她胸前的记号,但是她仍然无法找到母亲。塞丝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更没有可以互相慰藉的兄弟姐妹。母亲只留下了她,因为唯有她才是母亲和黑人生下的孩子,而被白人凌辱后生下的孩子,母亲连看都不看就扔了。从孩子的角度来看,母亲的伦理身份是不明确的,所以她才被迫离开孩子或放弃孩子。塞丝在孤独中成长,无法从家庭教育中获取人生经验。她在加纳先生庄园的“甜蜜之家”生下三个孩子,却缺乏喂养经验。庄园里无人教她,想要讨教经验必须到几十里外的接生婆那里,而她根本就没有机会离开庄园。塞丝的孩子虽然没有被卖掉,但

[1] [2]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