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免费论文 >> 法律论文 >> 民法论文 >> 著作权论文 >> 著作权资讯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齐白石后人追索的著作权

分类:著作权资讯   更新:2015/6/10   来源:本站原创
齐白石后人诉人民教育出版社、济南市新华书店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近日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济南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人民教育出版社立即停止出版发行、被告济南市新华书店立即停止销售《中国美术馆藏近现代国画大师作品精选――

  齐白石后人诉人民教育出版社、济南市新华书店侵犯着作权纠纷一案,近日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济南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人民教育出版社立即停止出版发行、被告济南市新华书店立即停止销售《中国美术馆藏近现代国画大师作品精选――齐白石》书籍,人民教育出版社还被判赔偿损失15万元。

  齐良怜等16名齐家后人于2007年12月5日从济南市新华书店购得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美术馆藏近现代国画大师作品精选》,并取得购书发票,并以其中的《齐白石》册侵犯其着作权为由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将济南市新华书店和人民教育出版社告上法庭。中国美术馆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据介绍,本案涉及的是齐白石先生美术作品的着作权保护引发的纠纷。根据我国着作权法的相关规定,公民的作品,其复制权、发行权、获得报酬权等财产权利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截止到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齐白石先生于1957年9月16日去世,其上述权利的保护期截止到2007年12月31日。法院立案受理时,尚在着作权保护期内。

  经法院核实,提起诉讼的齐良怜等16人均具备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按照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裁定,对参加登记的全体权利人发生效力,未参加登记的权利人在诉讼时效期间提起诉讼的,适用该判决、裁定。其他符合条件的未参加诉讼的继承人,其合法权益仍可以得到法律保护。

  齐白石先生于1957年去世时,其画作是如何处理的,有无遗嘱或遗赠,当事人双方均未能提供相关资料予以证明。法院决定按照法定继承办理。

  济南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后,齐家16名后人和人民教育出版社都向山东高院提起上诉。

  案情回放

  出版大师名作惹出官司

  齐白石先生(1864-1957),湖南湘潭人,二十世纪中国画艺术大师,二十世纪十大书法家之一,世界文化名人,创作有大量的美术作品。

  中国美术馆于1963年成立,馆藏有齐白石美术作品,并先后于1990年、1994年与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合作,出版《齐白石作品集》、《齐白石画集》。2005年初,中国美术馆曾举办馆藏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四位中国画大师的作品特选展,并在艺术界引起强烈反响。

  由于展览条件等限制,中国美术馆计划将有关作品集结成册出版。中国美术馆的构想得到了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大力支持,双方于2005年8月12日,签订合作出版上述馆藏作品的协议。双方约定,作品名称为《中国美术馆藏近现代国画大师作品精选》四册书,中国美术馆作为甲方,授权乙方人民教育出版社以图书形式出版发行四册书的汉文文本的专有使用权。另约定,甲方保证拥有授予乙方的权利。因上述权利侵犯他人着作权,甲方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乙方造成的损失。原作品由甲方拍成可制版胶片,并撰写相关说明文字,乙方将依照该社的稿酬标准向甲方支付文字部分稿酬。原作者及摄影者将不付报酬。协议约定最低印数为2000套。同日,双方签订了《补充协议》,就有关出版事宜进一步作了约定。

  2005年11月,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了《中国美术馆藏近现代国画大师作品精选》四册,印数2000套,其中《齐白石》单册定价370元。书籍凡例中记载,因考虑四位大师的作品数量不等,画册厚薄相近,因此,将部分作品列入附图。《齐白石》画册正选作品160幅,另加两幅作品局部,列入附图作品计239幅。2006年7月,人民教育出版社对该套书第二次印刷,印数1200套。以上两次共印刷3200套。人民教育出版社以4.5折向中国美术馆售出500套。

  2007年5月8日,济南市新华书店从人民教育出版社教材中心订购涉案《中国美术馆藏近现代国画大师作品精选》(四册)一套。

  庭审焦点

  作者合法继承人可以主张涉案作品着作权

  庭审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围绕着齐良怜等16人是否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是否对齐白石涉案作品享有着作权和赔偿数额等焦点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这16人是否为合法继承人

  在庭审中,人民教育出版社及中国美术馆提出,齐良怜等16人未逐一证明其与齐白石的身份关系。

  关于齐良怜等16人是否为齐白石合法继承人问题,山东高院认为,该问题关键涉及对齐良怜等16人主体身份的确定,而该事实问题的认定应结合本案相关的各项证据加以综合分析判断。

  本案中与此事实相关的证据主要有以下三类:一是,为证明齐良怜等16人与齐白石的关系,齐良怜等16人在一审中提交了部分当事人由公安机关开具的身份证明,在二审中又提交了部分当事人由公安机关出具的身份证明,上述证据从内容即可以反映其个人身份以及与齐白石的继承关系,同时,由于公安户籍部门是证明自然人身份关系的官方部门,其出具的证明信亦是民事诉讼中证明该问题的直接证据。二是,对于齐良怜等16人与齐白石的身份关系,人民教育出版社在二审中对其中8位的身份予以了明确确认,此8位当事人的身份也在齐良怜等16人提供的证据中得以佐证。而对于其他有异议的当事人身份,亦可以在公安户籍机关出具的证明信中得到查实,上述证明信在亲属关系上存在相互认可的内容。三是,对于依据上述证据认定的有关16位齐白石后人的身份情况,亦与齐良怜等16人提供的亲属表、家谱等记载的内容相符。并且,在已确认的齐白石后人之间亦可以相互认可各自身份。综合上述证据,各证据间内容可相互印证,可综合反映出涉案当事人与齐白石之间的继承关系。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关于证据认定规则的相关规定,山东高院认为,上述证据可以证明涉案齐良怜等16人所诉称的与齐白石的身份关系。

  是否有权主张着作权利

  齐良怜等16人主张,他们作为齐白石的合法继承人,可以就涉案的作品主张着作权。

  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国美术馆则主张,齐白石后人按照齐白石遗嘱已将该作品捐献国家,由中国美术馆馆藏,涉案作品的着作权应由中国美术馆行使。

  山东高院认为,对于涉案作品的着作权归属应首先考虑中国美术馆关于着作权转移的主张能否成立。中国美术馆是否因其持有涉案作品原件而享有作品着作权,应当根据中国美术馆与齐白石或有继承权的后人之间的关系作出判断。在本案诉讼中,中国美术馆主张,其馆藏的齐白石作品,为着作权法颁布以前接受的捐赠,依照捐赠的历史做法,捐赠者在捐赠作品原件的同时,作品的使用权以及着作权也一并交给了国家所有。但对此主张,当事人均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法院无从判断中国美术馆在得以保存原件的同时是否可以行使着作权。因为,在着作权法律中,原件的持有权与原件作品所附载的着作权是两个法律概念,由于知识产权权利的特殊性,作品着作权中的复制发行权可以与作品原件本身发生分离,由原件持有人之外的他人行使。因此,中国美术馆的主张没有证据支持,法院不予采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